点愉

90后妹子的自述:十年古风两茫茫,不是抄就是腐!

2018-06-06
一位90后妹子从国风游戏入坑古风圈的心路历程。

这是一个我待古风如初恋,无奈圈子不爱我的故事。从受国风游戏启蒙入坑以来,如今已混迹古风音乐圈多年,渐渐漫开的距离,错别的珍惜,一路走来难舍的默契,不想都还给自己,遂记之。


心向往之 初心纯粹


我从2005年左右开始入圈的,算很早的一批了,古风音乐差不多就是2004年左右开始兴起的。那个时候因为在玩仙剑等经典RPG游戏,非常喜欢那些直指心底,荡气回肠的配乐和词作,所以对古风音乐的爱便一发不可收拾。还特意练习毛笔字,誊抄喜欢的歌词,光一首《仙剑问情》就写了整整三天!


相信很多人入古风坑的契机都源于对这些游戏的爱。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早期的《仙剑》与《轩辕剑》就点燃了玩家心底深藏已久的古典情怀,无论是制作方倾心打造的主题曲,还是玩家们自制的填词配乐,一代代游戏音乐营造了充满中国古典元素的奇幻世界,唤起了玩家对古代中国风情的无限向往。


  

(对我的深情 怎能用只字片语写的尽 写的尽)


那个时候,以心然、唐家大小姐、董贞等为代表的歌手与以千草仙、丢子为代表的词曲作借助网络上传了其对仙剑等配乐的填词演唱歌曲,在仙剑等文化的熏陶下,古风音乐的萌芽开始出现,仙盟实际上对古风的发展起到了潜移默化催化的作用。犹记得在KTV里我唱的第一首满分歌曲就是董贞的《君生我未生》,这是沧月的玄幻小说《镜》系列第二部《破军》的同人曲,至今想起仍是点点泪滴。


(愿在君身旁 挥剑带落红棘花)


最早的一批音乐人和Coser可以说真的是凭借其对传统文化的深爱与情怀在坚持,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进行创作和演唱,自己学裁缝做道具,完全没有考虑过背后的名与利,尽管各方面条件简陋、唱功表演都有待提高,但初心纯粹啊。


葳蕤生光 众星熠熠


2008年后,因为网络的普及,虽然古风仍属于典型的小众文化,但也在局部盛行起来,游戏、音乐、网文、Cosplay相辅相成,整个圈子充满生机。以《剑网三》为代表的国风武侠MMORPG游戏不断开辟疆土,古风音乐不在局限于仙剑配乐,开始尝试与游戏合作并结合日本曲风进行原创和改编,如此便形成了古风音乐与武侠游戏的联动机制。由日本曲改编、自《剑网三》诞生的同人音乐不计其数,极大程度的推进了古风音乐的发展和传播,各种古风原创音乐团队层出不穷。


  (《天涯明月刀》 押切Cos 明月心)


很多歌手和Coser逐渐小有名气,开始尝试参与三次元的活动,收获了大量的粉丝与创作资金。歌手中河图、音频怪物、东篱、HITA、小爱的妈,Coser中王爷、小小白、小梦、押切、河童等等的名字变得耳熟能详。


当初入圈时EDIQ和小楼的词还是很好,河图的音色让我神魂颠倒,老妖有人品和唱功坐镇,塔姐的百变和旋律最在调上。那时候喜欢一遍遍看他们演出的视频,喜欢他们执着于音乐的样子,满头大汗又不肯停下的样子,仿佛这种精神中我也有勇气追求缥缈的理想。


与此同时,这些国风游戏也直接带动了国风服饰的发展,Cosplay更是风生水起。《天涯明月刀》、《剑网三》、《古剑奇谭》中不少经典的国风造型得到还原和精彩演绎。最直观的感受就是2011年前后去漫展看到的Cosplay还是以日本动漫的角色为主,V家的更是一抓一大把,现在去逛漫展一大半的Cosplay都来自游戏角色了。

  

(惊艳!罗姆之舞高定国风礼服)


而说到国风服饰,就想到我的高中同桌,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服爱好者。记得有一年我们相约身着汉服去浣花溪公园拍照,不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怎么穿着戏服就上街了。现在真是时代变了,国风服饰文化的传承得到社会更多认同,大众接受度和时尚审美都大幅提高了,很多城市都出现了专门的汉服摄影工作室,制作工艺也改善很多。最近一次联系是得知她要结婚了,而且是举办一场传统的汉婚,她实现了曾经说过的梦想,想想也很欣慰。


内心咆哮 还我净土


现在入圈也十多年了,也算见证了它的发展和变化。从当初的喜爱到现在的淡然,曾经一起圈地自萌的小伙伴们也相继退圈了。主要还是被太多不和谐因素一次次伤透了心。最大的感受就是商业化让过去的纯粹消失殆尽了,大家都太浮躁,急于名利。为了赚钱抄袭、文化水准低的作品甚嚣尘上。


词曲创作的质量也大不如前是事实。三步一蒹葭,五步一朱砂,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用烂的词,为了押韵而押韵完全不重视内涵逻辑,沦为流水线生产的东西。大家都知道郭敬明的《时间煮雨》,传唱度也很高,但就是赤裸裸的抄袭了日本歌曲《风车》。


  

(本尊在这里 《风车》原创—— 一青窃)


看着现在古风圈也好国风圈也罢,真有种是物是人非的唏嘘。泥石流少司命、灰原穷好像不怎么写歌了,EDIQ之类的也不怎么露面,银临的歌挺好听的然而抄袭嫌疑太大了(粉丝请先听听《锦鲤抄》和《笹舟》再说)。小曲儿因为抄袭和没情商被有心机的人带了舆论,得罪墨村加老妖,主流演出基本不可能了,可惜了音色和唱功。小鱼萝莉的词挺好,无奈据说人品不怎么样。曾经最爱的陛下河图终于露面演出了,可是新歌毫无新意,小楼写词大不如前。《倾尽天下》时期的辉煌何时才能找回?


  

(锦鲤抄 真是“抄”)


没有好词,没有好曲子,不磨唱功,甚至发音都不清,卖卖音色反转,男的卖卖腐就很容易火。虽然扩大了影响力,但背离了对传统文化的敬畏,甚至闹出诸如上层瓜分演出费,猥亵粉丝这样触及底线的内部丑闻,撕逼、黑料不断,贵圈真是乱了。此刻内心只想咆哮,能不能安心做音乐,还我一方净土了。


最后说句掏心窝的话,我不是不支持商业化,反而商业化证明了这个圈子充满活力,不管圈子如何向泛化发展,我的热血情怀依然还在,千言万语,只求初心不泯。